官方必威体育 > 官方必威体育 > 他预计前方是掩护法军主力撤退的后卫军团

他预计前方是掩护法军主力撤退的后卫军团

发布时间:2020-05-08 15:20    浏览次数:

莱比锡大决战以一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骑兵战拉开序幕。10月13日,驻扎克勒贝恩一带的缪拉所部,包括波尼亚托夫斯基的第八军、维克托的第二军和劳里斯顿的第五军以及克勒曼和帕如果尔的骑兵军,统共32000步兵、9800骑兵和156门大炮。维特根施泰因指挥的波希米亚军团前锋正从南边逼近莱比锡,他预计前方是掩护法军主力撤退的后卫军团,所以快马加鞭前来堵截。谁知拿破仑大军正朝莱比锡开进,拿破仑希望缪拉能为他的进军争取时间,阻止波希米亚军团与布吕歇尔和瑞典人取得联络,但也叮嘱缪拉不要恋战。缪拉担心联军大军压顶,尽管拿破仑承诺将于14日抵达,缪拉还是在13日夜间撤到北面高地上。这一带的制高点是瓦豪和利伯特沃尔克维茨(Libertwolkwitz)之间的绞架山(Galgenberg)。这座小丘顶部地势平坦、视野良好,很适合充当炮兵阵地,缪拉的指挥部也设在此处。法军沿着连绵的山脊展开,最右边是马尔克莱贝格(Markleberg)附近的波兰人,他们的左侧是维克托的第二军;越过大炮林立的绞架山,左翼的山脊上是劳里斯顿的第五军,迈松的第十六师负责守卫左翼的利伯特沃尔克维茨村。由克勒曼统领的5800名法军骑兵则在左翼阵线后方待命。

联军指挥部的将军乐观预计,「只要放几炮」,前方的法军「后卫」也会撤退。14日的清晨寒冷而弥漫着潮溼的雾气,连日雨水方才停歇,大地相当泥泞。8点30分,联军前锋彼得·帕伦将军开始向绞架山方向推进,他手下有1800名骑兵;紧随其后的是10个普鲁士骑兵中队和预备骑兵旅;符腾堡亲王和戈尔恰科夫的步兵军团分别沿瓦豪和利伯特沃尔克维茨之间的两条干道前进;在利伯特沃尔克维茨东南边的树林里还藏着克勒瑙的第4军。在前方侦察的哥萨克骑兵非常快发觉马尔克莱贝格驻有大量法军,两个骠骑兵团先后前去支援他们的前哨战;帕伦谨慎地停留在居尔登-戈萨(Gülden-Gossa)村,命令其主力骑兵下马休息,期待援兵到来。同时,符腾堡亲王的军团在居尔登-戈萨北面遭遇法国骠骑兵阻遏,同样意识到前方无疑是优势兵力的法军。这时,巴克莱的军需总监迪比奇男爵策马赶到帕伦的部队,命令他攻击「正在撤退」的法军。帕伦与迪比奇发生激烈争吵,他坚持等到普鲁士骑兵抵达后,才派出苏梅骠骑兵团、诺伊马克龙骑兵团和第7骑炮连开始推进。符腾堡亲王也来到居尔登-戈萨村报告自个的发现,他把迪比奇带到附近的高地上,说:「现今你自个看看吧。」即便在氤氲的晨雾中,也能清楚看到法国骑兵成排地翻身上马、跃跃欲试,火炮不计其数——联军的视野被绞架山挡住了。迪比奇方顿然醒悟,而此刻战斗已打响。

骑兵战打响

绞架山上的法军炮群开始轰鸣,缪拉亲自下达冲锋号令,莱里捷师的龙骑兵和叙贝尔维的轻骑兵从山脊后面冲了出来。为掩护炮兵连,被炮火逼退的苏梅团调转马头杀了回来。这是一场你来我往的骑兵拉锯战:冲在最前面的法国骑兵团遭遇迎头一击,但紧跟其后的第二个团立刻击溃了俄国骠骑兵;帕伦对诺伊马克团喊道:「勇敢的龙骑兵们!现今,把他们赶回去!」法国人的侧翼被突破,败下阵来;随后,第二波龙骑兵拍马赶来将敌兵杀退。这时,联军的西里西亚枪骑兵团、东普鲁士胸甲骑兵团和重振旗鼓的苏梅团一拥而上,法军抵挡不住,一路被撵回山脊下。缪拉元帅这位热血莽撞的骑兵英雄再次把全军指挥的身份抛在脑后,像个团长那样身先士卒地领导战斗。绞架山上的4个生力骑兵团精神饱满地投入反击,他们在缪拉的率领下一鼓作气把联军赶回出发点。追击的法军在那里遭遇重新集结的诺伊马克团,再次被打得七零八落。缪拉在溃乱中落单,身边只剩下一个士兵。他的奇装异服和虎皮鞍鞯立刻被联军认出。诺伊马克团一个名叫吉多·冯·德·利佩(Guido von der Lippe)的中尉急忙带领一队人马追赶,差点生擒法国元帅。幸亏缪拉身边的士兵眼疾手快,开枪打死利佩中尉,才得以逃过一劫。

利伯特沃尔克维茨争夺战

战场暂时迎来一瞬平静,缪拉和帕伦正忙于重组自个的骑兵部队。法军左翼的炮火很猛烈,使联军在这个方向的进攻被迫中止。在中路骑兵厮杀之际,右翼的波兰人曾接到攻击居尔登-戈萨的命令,不过他们的冲锋被普鲁士人轻易挫败,此后便只是零星地打过几场无精打采的散兵战了。战场上弥漫的雾气于中午时分逐渐散去。大约11点半,维特根施泰因命令位于利伯特沃尔克维茨以东的克勒瑙部进攻该村。法军有3000人驻守利伯特沃尔克维茨,附近的山丘上架有24门大炮。该村一旦失守,法军就不得不将炮兵阵地撤离绞架山:联军意欲以此为中路攻势清空障碍。克勒瑙巧妙地利用地形和树丛把自个的部队隐藏起来,并且派出边区兵和骠骑兵驱赶法军侦察兵。这一切都有效掩盖了联军的行动,使联军能够突然发动奇袭,2600名步兵好似神兵天降,让毫无防备的法军大惊失色。率先出击的卡尔大公团第2营飞奔前进,没放一枪就到达村庄西边的30米外。村庄周边的法军顽强抵抗,但是恐慌与迷茫已蔓延到村内。在街道、花园和房屋中,激烈的巷战持续了2小时,奥地利的3个营攻占了村庄的大部分地区。从东边进攻的林德瑙团第3营蒙受了惨重损失,他们头部受伤的指挥官坚守岗位,直到被人抬下火线。法军仍然控制着教堂和村北的几所房子,不过联军的战术目的已大体达成。法国人一度夺回部分割槽域。大约2点15分,奥地利人在另一波攻势中占领整个利伯特沃尔克维茨;他们希望继续进攻绞架山,但是法国士兵、尤其是炮兵部队的出色抵抗,让他们没能再前进半步。

骑兵的修罗场

在此之前,居尔登-戈萨与瓦豪之间的修罗场正处于暴风雨前的平静。在缪拉看来,予以联军致命打击的时刻已到来,他将帕如果尔的第五骑兵军编成一个大纵队,意欲凭借人数之众将联军吞没。在此前的战斗中,法国龙骑兵使用了长筒卡宾枪,这种枪的射程超过了联军骑兵的所有火器。联军对此忌惮三分,因而把丘古耶夫枪骑兵团和哥萨克骑兵部署在侧翼,以防范龙骑兵突袭;构成其主力阵线的则是普鲁士预备旅的胸甲骑兵与俄国骠骑兵。

缪拉在第五军集结完毕后立刻下令进攻。米约的第六重骑兵师一马当先,这些士兵中有半数是自西班牙调来的精锐,第二十五和第二十二龙骑兵团在前面打头阵,展开横队分居左右,紧随其后的其他3个团以两个中队为单位排成数个纵队。莱里捷师和2个轻骑兵师负责为他们殿后。帕伦的副官勒文施特恩(L?wenstern)中尉远远地看到这些留着小胡子的彪形大汉骑着安达卢西亚马,头盔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目光辉,不禁为其威武雄壮的阵势震撼。浩浩荡荡的法国骑兵冲散了联军散兵,嘶鸣的战马迎著俄国炮兵的霰弹,一路小跑着逼近联军阵线。普鲁士预备骑兵旅发动反击。时值耶拿会战7周年纪念日,普鲁士骑兵人人士气高涨,像俄国人一样高喊「乌拉!」率先出击的西里西亚胸甲骑兵团和东普鲁士胸甲骑兵团将法国人击退。法国军官们高喊道:「跟紧了!」龙骑兵们维持着良好秩序继续作战,使普鲁士人难觅可乘之机。这时,勃兰登堡胸甲骑兵团赶到,1400名普鲁士胸甲骑兵合力在法军右翼撕开一个大裂口,法国人逐渐开始溃退,非常多人在混乱中成了普鲁士人刀下之鬼。缪拉再次面临被俘的险境,但他还是设法逃脱了。联军乘胜猛追,一路冲到绞架山。普鲁士胸甲骑兵一头扎进法军炮阵,砍死非常多炮兵,并试图俘获几门大炮。

最后的大冲锋

联军的伤亡总数约为2000名士兵、650匹战马和80多名军官。奥军折损的兵将最多,伤亡总数高达1515名士兵、125匹战马和33名军官,尤其是步兵与炮兵部队在利伯特沃尔克维茨的激战中损失惨重;普军损失约为280名士兵、260匹战马和25名军官,其中西里西亚胸甲骑兵团伤亡最惨,包括169名士兵、80匹战马和14名军官,伤亡比高达32%;俄军方面的资料则并不清楚,但据推测与普军的损失大致相近。法军的伤亡人数同样难以详考,然而可以确定损失超过联军。法军总共有96位军官伤亡,包括2位负伤的将军,还有约1000名士兵为联军俘虏。第五骑兵军在不断的冲锋中损失相当严重,至少有30多名军官伤亡,连帕如果尔将军也负了伤。有人预计法军损失了1000匹战马,而丢在利伯特沃尔克维茨村的步兵数量无疑还要在此之上。

利伯特沃尔克维茨一战中,缪拉成功延缓了波希米亚军团的进军,并且牢牢守住绞架山一带的阵地,从战略层面而言,确实完成了拿破仑的指令。但是他的临阵指挥表现却遭人诟病。这位伟大的骑兵统帅脱离指挥官的岗位,一味在前线猛冲猛打,导致战局混乱;他的决策使得法军陷入苦战,从而消耗了太多骑兵力量,尤其是精锐的「西班牙龙骑兵」被过早投入战斗。

18日清晨的两军部署

10月18日凌晨开始下雨,拿破仑的战线向莱比锡收缩了5公里,法军在散兵的掩护下冒雨向北撤退到孔内维茨-普罗斯泰达-霍尔茨豪森一线。为了蒙蔽敌军,营地里还燃著篝火。缪拉指挥呈现「L」字形的右翼,波尼亚托夫斯基的第八军和第四骑兵军据守普莱瑟河沿岸的孔内维茨地区,奥热罗的第九军在德利茨;维克托的第二军被部署在普罗斯泰达,由第一骑兵军和第五骑兵军给予支援;乌迪诺的青年近卫军第一师是右翼预备队。法军的中路由麦克唐纳指挥,第十一军占据楚克尔豪森、霍尔茨豪森;劳里斯顿的第五军构成第二线,位于普罗斯泰达和斯托特里茨(Stotteritz)之间;第二骑兵军掩护麦克唐纳的左翼,并连线左翼的萨克森人。奈伊负责莱比锡以北、即法军左翼作战,马尔蒙的第六军驻守舍讷费尔德,雷尼埃第七军的萨克森人在保恩斯多夫(Paunsdorf)一带,他们得到苏昂第三军的支援。莫尔捷指挥青年近卫军的2个师保护莱比锡的大道,贝特朗成为莱比锡城的指挥官,东布罗夫斯基和第三骑兵军守卫城北的哈雷门。

破晓时分,默费尔特带着法国皇帝的信函回到联军大本营,拿破仑在信中宣称他愿意交出维斯瓦河和奥得河沿岸仍在抵抗的要塞,作为交换条件,联军应当允许法军撤到萨勒河,法国和反法同盟可以签订一份停火协定,并进行签订和约的谈判。毫无疑问,这封信中的内容是异想天开。拿破仑「从容冷静但神色凝重」,策马来到荷兰磨坊(Dutch Mill)的制高点,观测整个莱比锡的战场,决心在18日再打一场防御战。但是拿破仑也明白胜机渺茫,于是命令贝特朗扫清通往默森费尔斯的道路。中午11点起,法军的伤员和辎重开始撤离战场。

早晨7点到8点之间,联军开始朝莱比锡进军,30万大军宛如一张大网向中间的拿破仑收拢。雾气与阴云开始散去,天空闪耀着明媚的阳光。莱比锡的平原上涌动着五彩人浪——欧洲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战斗开始了。

巴克莱的第2纵队于8点左右自居尔登-戈萨进发,克莱斯特和维特根施泰因分别穿过瓦豪和利伯特沃尔克维茨,联军仅仅遭遇法军少数骑兵前哨,便毫不费力抵达预定位置。接近普罗斯泰达法军大炮射程后,巴克莱决定先停下来期待更远处的本尼希森。此时是上午10点钟,普鲁士国王和沙皇将指挥部设在名为「君主山」(Monarchenhügel)的小丘上,奥地利皇帝也正往此处赶来,小丘后面是俄-普近卫军和预备军。克莱斯特和维特根施泰因成功把面前的法军赶回普罗斯泰达,联军成功地压制维克托的散兵,君主山的大炮不断轰炸普罗斯泰达。这个村庄乃是法军的关键据点,内外建有木墙和泥墙,村中花园的墙壁又高又厚,一座教堂耸立在村中央,俨然是一座牢不可破的「要塞」。一场进攻已准备就绪,只等本尼希森抵达。

下午1点,4个奥地利师和2个俄国师自南边和东边围攻霍尔茨豪森。法军第三十六师抵不住联军的优势兵力,丢下13门大炮从燃烧的村庄中溃败。随后,楚克尔豪森的法军第三十九师也撤往斯托特里茨。塞巴斯蒂亚尼派出他的骑兵,与第三近卫骑兵师一同袭击联军追兵。俄国龙骑兵的几个中队在混战中被击溃,但是紧随其后的骠骑兵和枪骑兵方阵杀退了法国人。本尼希森冒着法军骇人的炮火,顽强地攻克施泰因山(Stein Hill)的炮兵阵地。热拉尔的第三十五师被打败,他们遇到撤出霍尔茨豪森的沙彭蒂耶,两个师一道向普罗斯泰达溃败。帕伦的骑兵试图对他们实施包抄,但被德鲁奥的炮火击退。帕伦由于坐骑被击毙而跌到地上,受了两处挫伤。另一边,布勃纳师在保恩斯多夫的进攻被雷尼埃挫败。现今,斯泰因山变成联军的炮兵阵地,来自这个山头的炮弹接连不断落入麦克唐纳的阵线中。攻打斯托特里茨受挫后,第3纵队的推进于下午2点暂歇。此时,法军依旧控制着茨魏瑙恩多夫(Zweinaundorf)、默尔考和保恩斯多夫的优势地形。疲惫的本尼希森不愿冒进,在期待北方军团到来。

贝特朗的军队在当天清晨袭击了久洛伊,造成奥军400人伤亡、298人被俘,扫清了向默森费尔斯撤退的路线。布吕歇尔在上午10点打败了东布罗夫斯基,进而从哈雷郊区威胁法军最重要的撤退路线。但是在青年近卫军的一个师抵达后,法军的局势便稳定下来。布吕歇尔的军队被迫撤退到戈希尔斯。波尼亚托夫斯基在整个下午都顽强地据守孔内维茨,科洛雷多在夜幕降临时也没能将其攻下。下午2点左右的局势依旧悬而未决,法国人扫清撤退路线、击退布吕歇尔,并依旧控制着城市周围的有利据点。当然,拿破仑不大概扭转这样糟糕的局势,但至少他还握有选择余地,可以凭自个的意愿主动撤退。而在2点30分,比洛的先头部队出现今保恩斯多夫,这意味着贝纳多特的主力也不远了。北方军团的到来,宣告联军包围网的完成,一场灾难即将降临在法国人身上。

拿破仑远眺普罗斯泰达战况

本尼希森抵达战场后,巴克莱的行动也开始了。他于2点钟进攻普罗斯泰达。这场血战以炮兵对决拉开序幕,皮尔希的第12旅打响了联军的第一波攻势,普鲁士的神枪手溜进村里从背后发起突袭。法军迅速地将其赶到村外的开阔地带,用大炮猛轰。联军用刺刀击退了法国人。这时,缪拉命令胸甲骑兵发动冲锋,普鲁士人仓皇败退,联军的骑兵赶忙挡住缪拉的攻势。皮尔希的第二次进攻亦徒劳无返,第12旅伤亡过重,不得不撤回后方。勇猛的欧根率领俄国第2步兵军残部承担第三次进攻,俄军的枪炮火力相当凶猛,士兵们开始攀爬花园墙壁,但始终无法冲入村中,最终被法国人的刺刀击退。巴克莱不屈不挠,他投入4个俄国师和部分普军进行第四波攻势,并派出拉耶夫斯基的掷弹兵支援。战况十分焦灼,心急如焚的拿破仑投入老近卫军第二师。拿破仑好像视联军的猛烈炮火为无物,亲自指挥近卫炮兵前进,终于将敌兵杀败。

此时正是下午4点,沙皇拒绝了施瓦岑贝格投入近卫军的请求。在遭遇连续四次失败、尤其是如此惨烈的伤亡后,他决定不再强攻普罗斯泰达。巴克莱的军队转为守势,只有大炮还在不断轰鸣。法军的年轻士兵试图进攻,但是非常快被击退。夜幕落下时,联军撤到距离普罗斯泰达600步外的地区。

势不可挡:北方军团与波兰军团横扫中路

获得贝纳多特的充分支援后,本尼希森继续推进并攻克默尔考。瑞典王储终于在战斗中投入瑞典步兵。在强大炮兵火力支援下,他们又向保恩斯多夫进发。英国中尉博格的「康格里夫火箭连」也在阵中,这种独特的武器震撼了法国人,大约200人向英军投降,博格在随后的追击中被一颗子弹打死。比洛的军队进占保恩斯多夫,拿破仑出动青年近卫军和老近卫军夺回该地,但非常快发现难以据守,便又主动撤出。当日的早些时候,诺曼的符腾堡骑兵旅已投降联军。第七军的萨克森人感到这是他们倒戈的最后时机。下午4点30分,3000名萨克森士兵和一个12磅炮连无视雷尼埃的命令向联军的阵线进发。法军骑兵误认为萨克森人向前进攻,不禁欢呼「皇帝万岁」。萨克森的指挥官焦急地上前阻拦,但是最后第七军只有700人留了下来,考虑到他们的情绪,都被遣回莱比锡。联军也没有允许倒戈的萨克森军队参与战斗。萨克森人的倒戈使法国人的阵线上出现一个窟窿,不过在50万人的会战中,数千人投敌对战斗的结局非常难说有多少影响。

日落之后,本尼希森和贝纳多特的大军再次向前推进。指挥北路的奈伊已收缩到舍讷费尔德-塞莱尔豪森(Sellerhausen)-斯通茨一线。舍讷费尔德是法军在北面最关键的阵地,朗热隆自下午1点就开始猛攻此处,瑞典炮兵和比洛的普鲁士人先后加入战斗。舍讷费尔德争夺战演变成拿破仑时代规模最大的炮兵决斗:联军出动220门火炮,包括朗热隆100门、温青格罗德(Winzingerode)60门、瑞典人20门和比洛40门,而法军的炮阵中也有137门火炮(马尔蒙49门、雷尼埃37门、苏昂61门)。「炮火呼啸著,横扫两军战线之间的一切生灵。」纳夫齐格尔写道。激战一直持续到晚上6点,奈伊耗尽最后的预备队,法军被迫撤退到罗伊德尼茨。

上一篇:Anglorum)实行初始记述的英帝国野史

下一篇:没有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