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必威体育 > 史料研究 > 1913年十一月进级陆军上校

1913年十一月进级陆军上校

发布时间:2020-05-08 08:40    浏览次数:

青木宣纯(1859-1924),日本宫崎县人,日本陆军中将,1875年考入陆军幼年学校,1877年5月考入陆军士官学校旧3期。1879年12月,授炮兵少尉军衔,翌年12月毕业。日本谍报界鼻祖,日本军部第一位"中国通"。特务机关青木公馆的创始人,也是侵华观点的最早提倡者之一。

青木宣纯,日本宫崎县人,佐土原藩士青木新藏的长子。自幼爱读《三国志》,后来对中国发生兴趣也源于此书。1875年考入陆军幼年学校,1877年5月考入陆军士官学校旧3期。1879年12月,授炮兵少尉军衔,翌年12月毕业。

1881年4月,山炮兵第2大队付,陆士教官,参谋本部出仕,1884年被任命为驻参谋本部人员,热心钻研中国问题。当时,与同期生柴五郎、小泽豁郎三人,都是矢志终身研究东亚的人物,1884年月到1887年12月被派往中国广州。"至此,军部内才诞生了第一个'中国通'。"他原来学的是北京官话,到广东后无法开展工作,于是下苦功夫学成一口流利的广东话,顺利的完成了情报蒐集工作。1887年他和同学柴五郎受命绘制北京地区周围的地图,当时日本参谋部的北京地图很简略,经过他们两人的勘测绘制,为军部提供了一份很详尽的北京地图。1888年3月,近卫炮兵联队付,历任陆士教官,晋升大尉,参谋本部第2局副,比利时留学,1894年8月甲午战争的时候调回,任第1军山县有朋的少佐参谋。

1895年8月,就任参谋本部第2局职员,1897年10月到1900年3月第一次清国公使馆武官。在此后的八年中,除了一度回国担任联队长,他几乎都在北京渡过。他在北京设立特务机关,对外则以"青木公馆"的名义,广泛结交中国官绅人士。其最为得意之举莫过于取得宜隶按察史袁世凯的信赖。定当时负责督练新建陆军,多有借重青木之处,二人遂结为至交, 当袁出任山东巡抚时,特邀青木前往济南协助编练新军,袁世凯常常对同僚讲;青木是"唯一可靠的日本人"。1900年青木前往济南,途中适逢义和团起事,被迫滞留天津。青木在天津纠集日租界的侨民组成"义勇队",抵抗义和团的进攻,不久八国联军入侵,青木积极协同联军作战;攻陷天津城后,占领天津之后,设立军事管制机构--暂行管理津郡城厢内外地方事务都统衙门,后更名天津地区临时政府,青木自始至终参于其事,担任军政委员,大肆搜捕杀害义和团民。占领北京后,出任清国公使馆武官,参谋本部员,1902年12月奉调回国,晋升炮兵大佐,野战炮兵第14联队长就任。

日俄战争还在进行的时候,他就被提升为陆军少将,1908年第四次成为清国公使馆武官,其间作为袁世凯的顾问,继续在辛亥革命后的北京政局中纵横捭阖。袁世凯担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大总统后,中国并没有因此而统一和安定,由于他没有实行民主政治,南方革命党以孙中山为首一再掀起反袁斗争,致使中国仍旧处在一片混乱之中。对此,驻华公使馆武官青木宣纯以为:"该国的状况很混乱,以袁之力量虽可暂时得以表面解决,不过他处在权势之位,终究不是好事,完全的和平也难以实现。"由此,他得出"此时毋宁说对南方寄予同情为得策"。即主张日本不仅要同袁世凯合作,也要和南方革命派合作。然而,这并不表明他真的希望同南方革命派派进行合作,也不表明他真的尊重中国,以为中国可以在南方革命派的领导下实现和平与统一。这是因为他以为:"支那人只有利己心,毫不顾及国家利益,从他们身上看不出能依靠他们实现国家的统治。"由此不难看出,他的所谓稳健主张的背后是"中国人没有统治能力的悲观论"。1913年8月晋升陆军中将,就任旅顺要塞司令官。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他所写的《有关时局的意见》一文,充分显示了他对中国的态度和政策。在意见书中,他首先将大战的爆发视为"大正首要之喜事,视为天予之机会终于到来",将其看成侵略的绝好机会。并且,首先通过外交和压力,第一、"作为归还青岛的报酬,在我之势力范围的"满蒙地区"由他实施而后让于我,以表明其诚意。其它各种行政、军事和外交等要害部门都要有中国之顾问;陆军教练、武器、装备等也只能使用中国制造的。"提出了远比二十一条更为强硬的满蒙分割论。他主张在外交手段无法达到该目的时,应断然采取如下之措施,第三,"在满蒙地方采取自由行动,以武力占领该要地。"为此应放任盗贼和革命党,"为中国采取行动提供一个好的口实"。"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他根本不理解中国的近代化和民族革命的方向,只是将其视为一个绝好机会。充分暴露出了其露骨的侵略主义思想。" 意见书还继续分析了当时的中国形势,以为由于借款的失败和大战爆发的影响,中国人民的生活将日益艰难,动乱的预兆亦正显现。不如此时逼迫袁世凯归隐,使其遭受天谴。和孙文、黄兴等不同,他希望援助非共和派的岑春煊一派,让其掌握政权,实行恢复帝制。主张,"如此新的建设,对支那政府,我首先以监督的身份对其奖掖指导,使其势力日趋与东洋相合,成为我之附庸地。如此之巨集业,今日放弃他日将不可复得也。"并且为了实行该计划,甚至出现了他们将袁世凯的爱子袁克定挟为人质,希图将其招揽至日本等方策。

1915年12月,参谋本部付,被派往上海与孙中山、黄兴联络,关注二次革命的动向。1916年,日本大隈重信内阁作出了援助一切有志于推翻袁世凯的中国人的指令,他的地位越发重要。丹这壹次任务随着袁世凯的死亡而结束。1917年1月到1923年1月应聘为北京政府总统黎元洪的军事顾问。1917年1月的《青木中将支那之行时所带给山县有朋的书信》中,分析了当时以北京为中心的政治形势,将其作为官僚与民党的对立来把握。其中,他对各首领人物做了如下评价:、黎元洪乃温厚之人,有重民意之风,与官僚派有冲突。、段祺瑞乃官僚派领袖,心胸狭隘之人,与民党无法相容。、唐绍仪、孙文乃高理想之人,与官僚绝不相容,两人乃正道中人,为国民党之领袖。、梁启超和汤化龙乃进步党领袖,乃反复无常之士,现企图通过官僚派来壮大其政党。、岑春煊处于中立位置,乃正直之士。、冯国璋的态度让人无法捉摸、变换不定。在出身关系上,接近官僚派,但和民党也相处非常好。据此,我们能够看到他对先前同他接近的官僚派给予了否定的评价,而对国民党则寄予了好感。这与他早期的看法有着显著的不同。青木宣纯虽与袁世凯保有长期的亲密关系,却又是陆军中讨袁运动的积极策划者,同孙文等革命派进行接触后转而成了黎元洪的顾问。由于这样的经历,无论其对中国认识的深浅,作为日本陆军中一个较为冷静的研究者,开辟了一条日本侵略中国的谋略家的道路。他的自以为比较合理的中国判断最终汇出了日本侵略中国的这一观点。他始终居于日本陆军大陆政策的前列,并一直以为中国革命或动乱对日其实讲是一个侵略的好机会。1919年8月编入预备役,1921年4月,退为后备役。1924年青木在从北京回故乡宫崎县扫墓途中死去。结束了40年的谋略活动。徒弟阪西利八郎陆军中将。女婿矶谷廉介陆军中将。

TOP